来自 科研成果 2019-08-15 05: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管家婆免费资料 > 科研成果 > 正文

景贤召予饮以事不果翌日予访景贤值出予开樽尽

异物当时许晋卿,几年思渴动诗情。龙庭风细沙堤软,玉辔雕鞍正好行。——元代·耶律楚材《德柔尝许作鞍玉辔且数年矣作诗以督之》

昨朝命我初无兴,今日寻君不在家。不问主人都饮尽,醉吟倒载黑毡车。——元代·耶律楚材《景贤召予饮以事不果翌日予访景贤值出予开樽尽醉而归留诗戏之》

德柔尝许作鞍玉辔且数年矣作诗以督之

元代:耶律楚材

耶律楚材(1190年7月24日 —1244年6月20日),字晋卿,号玉泉老人,法号湛然居士,蒙古名吾图撒合里,契丹族,蒙古帝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宰相,金国尚书右丞耶律履之子。1215年,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攻占燕京时候,听说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遂向他询问治国大计。而耶律楚材也因对金朝失去信心,决心转投成吉思汗帐下他的到来,对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产生深远影响,他采取的各种措施为元朝的建立奠定基础。乃马真后称制时,渐失信任,抑郁而死。卒谥文正。有《湛然居士集》等。

耶律楚材

历数先朝辅弼贤,如公孰可语同年?二童一马临荒镇,百感千忧倚上天。深厚已闻鸾诏趣,平安不用雁书传。别来濯濯春城柳,谁信秋风慰目前?——元代·范梈《寄上甘肃吴右丞三首 其二》

寄上甘肃吴右丞三首 其二

琳宫玉宇锁崔嵬,绝顶松窗对月开。昨夜仙翁骑鹤去,五云深处采芝回。——元代·金涓《游赤松 其四》

游赤松 其四

兴亡千古事,胜负一枰棋。感恨空兴叹,悲吟乃赋诗。三皇崇道德,五帝重仁慈。礼废三王谢,权兴五伯漓。焚书嫌孔孟,峻法用高斯。政出人思乱,身亡国亦随。阿房修象魏,徐福觅灵芝。偶语真虚禁,长城信谩为。只知秦失鹿,不觉楚亡骓。约法三章日,恩垂四百基。汉兴学校启,文作典章施。黩武疲中夏,穷兵攘四夷。嗣君恩稍失,刘氏德难衰。新室虽兴难,真人已御期。魏吴将奋起,灵献自荒嬉。贼子权移汉,奸臣坞筑郿。三朝如峙鼎,四海若棼丝。才奉山阳主,已生司马师。仲谋服孟德,葛亮倍曹丕。惟晋成独统,平吴混八维。有初终鲜克,居治乱谁思。蝉鬓充兰掖,羊车绕竹岐。孙谋无远虑,神器委痴儿。国事归椒室,民饥询肉糜。为人昧菽麦,闻蟆问官私。卫瓘尝几谏,何曾已预知。五胡云扰攘,六代电奔驰。川谷流腥血,郊原厌积尸。天光分耀日,地里裂瓜时。历数当归李,驱除暂假隋。西陲开鄯善,东鄙讨高丽。鸾驾如江国,龙舟泛汴漪。锦帆遮水面,粉浪污河湄。府藏金帛积,生灵气力疲。盗贼天下起,章奏禁中欺。海内空龙战,河东有凤姿。元戎展鹰犬,颉利助熊罴。奉表遵朝命,尊王建义旗。经营于盗手,禅让托君辞。豪哲归吾彀,要荒入我羁。太宗真令主,贞观有皇规。正美开元治,俄成天宝悲。曲江还故里,林甫领台司。裂土封三国,缠头爱八姨。霓裳犹未罢,鼙鼓恨来迟。逆寇陵丹阙,君王舍翠眉。两京贼党灭,方镇重权移。朱李元堪叹,石刘亦可嗤。九州重搆乱,五代荐荒饥。辽宋分南北,翁孙讲礼仪。宣和风侈靡,教主德庸卑。背约绝邻好,兴师借寇资。悬知丧唇齿,何事撤籓篱。失地人皆怨,蒙尘悔可追。辽家遵汉制,孔教祖宣尼。焕若文章备,康哉政事熙。朝廷严衮冕,郊庙奏埙篪。校猎温驰射,行营习正奇。南州走玉帛,诸国畏鞭笞。天祚骄人上,朝鲜叛海涯。未终三百祀,不免一朝危。鸭绿金朝起,桑乾玉玺遗。后辽兴大石,西域统龟兹。万里威声震,百年名教垂。武元平宋地,殷礼杂宗姬。治国崇文事,拔贤尚赋词。邦昌君洛汭,刘豫立青淄。大定民兴咏,明昌物适宜。日中须景昃,月满必光亏。肘腋独夫难,丘墟七庙隳。北朝天辅佑,南国俗疮痍。天子潜巡狩,宗臣严守陴。山西尽荆枳,河朔半豺狸。食尽谋安出,兵羸力不支。长围重数匝,久困再周期。太液生秋草,姑苏游野麋。忠臣全节死,馀众入降麾。文献生三子,东丹第八枝。虚名如画饼,遗业学为箕。自笑蓬垂鬓,谁怜雪满髭。抚膺长感慨,搔首几嗟咨。车盖知何处,衣冠问阿谁。自天明下诏,知我素通蓍。发轫装琴剑,登车执策绥。穹庐或白黑,驿骑半黄駓。肥脔白如瓠,琼浆甘似饴。天山连北府,瀚海过西伊。天马穷渤澥,神兵过月氏。感恩承圣敕,寄住到寻罳。春色多红树,秋波总绿陂。不须赊酒饮,随分有驴骑。畎亩栖禾粟,园林足果梨。舂粳光璨玉,煮饭滑流匙。圣祖方轻举,明君应乐推。龙庭陈大礼,原庙献明粢。万国朝金陛,千官列玉墀。求贤为辅弼,举我忝丞疑。才德真为慊,颠危不解持。愿从麋鹿性,岂恋凤凰池。投老谁为伴,黄山有敏之。——元代·耶律楚材《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

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

元代:耶律楚材

兴亡千古事,胜负一枰棋。感恨空兴叹,悲吟乃赋诗。

三皇崇道德,五帝重仁慈。礼废三王谢,权兴五伯漓。

焚书嫌孔孟,峻法用高斯。政出人思乱,身亡国亦随。

阿房修象魏,徐福觅灵芝。偶语真虚禁,长城信谩为。

只知秦失鹿,不觉楚亡骓。约法三章日,恩垂四百基。

汉兴学校启,文作典章施。黩武疲中夏,穷兵攘四夷。

嗣君恩稍失,刘氏德难衰。新室虽兴难,真人已御期。

魏吴将奋起,灵献自荒嬉。贼子权移汉,奸臣坞筑郿。

三朝如峙鼎,四海若棼丝。才奉山阳主,已生司马师。

仲谋服孟德,葛亮倍曹丕。惟晋成独统,平吴混八维。

有初终鲜克,居治乱谁思。蝉鬓充兰掖,羊车绕竹岐。

孙谋无远虑,神器委痴儿。国事归椒室,民饥询肉糜。

为人昧菽麦,闻蟆问官私。卫瓘尝几谏,何曾已预知。

五胡云扰攘,六代电奔驰。川谷流腥血,郊原厌积尸。

天光分耀日,地里裂瓜时。历数当归李,驱除暂假隋。

西陲开鄯善,东鄙讨高丽。鸾驾如江国,龙舟泛汴漪。

锦帆遮水面,粉浪污河湄。府藏金帛积,生灵气力疲。

盗贼天下起,章奏禁中欺。海内空龙战,河东有凤姿。

元戎展鹰犬,颉利助熊罴。奉表遵朝命,尊王建义旗。

经营于盗手,禅让托君辞。豪哲归吾彀,要荒入我羁。

太宗真令主,贞观有皇规。正美开元治,俄成天宝悲。

曲江还故里,林甫领台司。裂土封三国,缠头爱八姨。

霓裳犹未罢,鼙鼓恨来迟。逆寇陵丹阙,君王舍翠眉。

两京贼党灭,方镇重权移。朱李元堪叹,石刘亦可嗤。

九州重搆乱,五代荐荒饥。辽宋分南北,翁孙讲礼仪。

宣和风侈靡,教主德庸卑。背约绝邻好,兴师借寇资。

悬知丧唇齿,何事撤籓篱。失地人皆怨,蒙尘悔可追。

辽家遵汉制,孔教祖宣尼。焕若文章备,康哉政事熙。

朝廷严衮冕,郊庙奏埙篪。校猎温驰射,行营习正奇。

南州走玉帛,诸国畏鞭笞。天祚骄人上,朝鲜叛海涯。

未终三百祀,不免一朝危。鸭绿金朝起,桑乾玉玺遗。

后辽兴大石,西域统龟兹。万里威声震,百年名教垂。

武元平宋地,殷礼杂宗姬。治国崇文事,拔贤尚赋词。

邦昌君洛汭,刘豫立青淄。大定民兴咏,明昌物适宜。

日中须景昃,月满必光亏。肘腋独夫难,丘墟七庙隳。

北朝天辅佑,南国俗疮痍。天子潜巡狩,宗臣严守陴。

山西尽荆枳,河朔半豺狸。食尽谋安出,兵羸力不支。

长围重数匝,久困再周期。太液生秋草,姑苏游野麋。

忠臣全节死,馀众入降麾。文献生三子,东丹第八枝。

虚名如画饼,遗业学为箕。自笑蓬垂鬓,谁怜雪满髭。

抚膺长感慨,搔首几嗟咨。车盖知何处,衣冠问阿谁。

自天明下诏,知我素通蓍。发轫装琴剑,登车执策绥。

穹庐或白黑,驿骑半黄駓。肥脔白如瓠,琼浆甘似饴。

天山连北府,瀚海过西伊。天马穷渤澥,神兵过月氏。

感恩承圣敕,寄住到寻罳。春色多红树,秋波总绿陂。

不须赊酒饮,随分有驴骑。畎亩栖禾粟,园林足果梨。

舂粳光璨玉,煮饭滑流匙。圣祖方轻举,明君应乐推。

龙庭陈大礼,原庙献明粢。万国朝金陛,千官列玉墀。

求贤为辅弼,举我忝丞疑。才德真为慊,颠危不解持。

愿从麋鹿性,岂恋凤凰池。投老谁为伴,黄山有敏之。

1

景贤召予饮以事不果翌日予访景贤值出予开樽尽醉而归留诗戏之

元代:耶律楚材

耶律楚材(1190年7月24日 —1244年6月20日),字晋卿,号玉泉老人,法号湛然居士,蒙古名吾图撒合里,契丹族,蒙古帝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宰相,金国尚书右丞耶律履之子。1215年,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攻占燕京时候,听说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遂向他询问治国大计。而耶律楚材也因对金朝失去信心,决心转投成吉思汗帐下他的到来,对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产生深远影响,他采取的各种措施为元朝的建立奠定基础。乃马真后称制时,渐失信任,抑郁而死。卒谥文正。有《湛然居士集》等。

耶律楚材

朔风吹急水,哀雁绕天鸣。送子川路远,浩荡扶神旌。少年挟高艺,求仕入皇京。祖父通籍家,蝉联及弟兄。奈何抱长痛,鞠此霜霰情。伯氏江外居,心殚慈母惊。奉命持衰来,留连镇阳城。会言襄祔事,各复东西行。生养死当葬,若为好爵婴。勖子泣血日,寡言收视营。尚爱千金躯,以保百代贞。——元代·范梈《赠学正洙扶榇归真定》

赠学正洙扶榇归真定

北邻杏一株,身作龙盘拿。直上青天中,虚空高结花。南邻杏更好,枝干相交加。三月二月时,匝地堆红霞。自我来京城,寄居诸公家。其地僻且阻,茂树绕窗纱。亦有桃与李,盛节争豪奢。虽富无可人,纷纷乱如麻。晚遇此二杏,突兀超尘沙。尝时好客来,立旆遥咨嗟。欲去复顾恋,往往至日斜。我昔直词馆,羸马道路赊。晨往昏黑归,无由领其嘉。今我已投散,终日犹枯查。朝暮出见之,百匝虚檐牙。而我又将去,何由报繁葩。誓将适南郡,辟地江之涯。种此一万树,漫漫被荒遐。花成实给食,收拾岁盈车。此事亦易集,但恐君疑誇。——元代·范梈《二杏》

二杏

黄山无媒亦无梯,萧条白昼关荆扉。凌晨端坐漱玉池,阑干苜蓿先生饥。惠然寄我黄庭词,湛然一笑几脱颐。一鹤南翔一不飞,十年一梦今觉非。故山旧隐苍松欹,而今老尽虬龙枝。曾学四老餐紫芝,从讥怀宝而邦迷。尘缘一扫无孑遗,隔縠观月犹依稀。汪洋法海无边涯,萤光讵可窥晨晞。莲花自是生污泥,污泥不染清凉肌。彩云易散碎琉璃,人间四相夭五衰。有为无为俱有为,寿穷尘劫元非迟。湛然醉摇芭蕉卮,蔷薇深蘸书淋漓。白眼一望须弥低,黄山先生耽书痴。退藏不露龙麟姿,对人不耻弊缊衣。自甘贫困元知微,篱边黄菊香离披。门前山色寒参差,不以下体遗葑菲。新诗远寄盘龙螭,胸中满贮夷齐薇。忘机临水狎鸥鹥,燕居申申不愆仪。含光隐秀如文犀,乘闲纶钓垂清漪。躬耕禾黍方离离,须信君子能自卑。予知先生之独悲,深忧海内生民疲。生民扰攘如棼丝,笑予素餐徒位尸。先生识鉴如元龟,旁通发而为声诗。照我穹庐生光辉,穷通进退元有时。至人终不贪危机,他时天子求埙篪。欲行周礼修周基,先生好应千年期。沙堤行人羡轻肥,凤凰到底凤池栖。太平钧石须君持,苍生未济无言归。——元代·耶律楚材《和黄山张敏之拟黄庭词韵》

和黄山张敏之拟黄庭词韵

元代:耶律楚材

黄山无媒亦无梯,萧条白昼关荆扉。凌晨端坐漱玉池,阑干苜蓿先生饥。

惠然寄我黄庭词,湛然一笑几脱颐。一鹤南翔一不飞,十年一梦今觉非。

故山旧隐苍松欹,而今老尽虬龙枝。曾学四老餐紫芝,从讥怀宝而邦迷。

尘缘一扫无孑遗,隔縠观月犹依稀。汪洋法海无边涯,萤光讵可窥晨晞。

莲花自是生污泥,污泥不染清凉肌。彩云易散碎琉璃,人间四相夭五衰。

有为无为俱有为,寿穷尘劫元非迟。湛然醉摇芭蕉卮,蔷薇深蘸书淋漓。

白眼一望须弥低,黄山先生耽书痴。退藏不露龙麟姿,对人不耻弊缊衣。

自甘贫困元知微,篱边黄菊香离披。门前山色寒参差,不以下体遗葑菲。

新诗远寄盘龙螭,胸中满贮夷齐薇。忘机临水狎鸥鹥,燕居申申不愆仪。

含光隐秀如文犀,乘闲纶钓垂清漪。躬耕禾黍方离离,须信君子能自卑。

予知先生之独悲,深忧海内生民疲。生民扰攘如棼丝,笑予素餐徒位尸。

先生识鉴如元龟,旁通发而为声诗。照我穹庐生光辉,穷通进退元有时。

至人终不贪危机,他时天子求埙篪。欲行周礼修周基,先生好应千年期。

沙堤行人羡轻肥,凤凰到底凤池栖。太平钧石须君持,苍生未济无言归。

1

本文由管家婆免费资料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景贤召予饮以事不果翌日予访景贤值出予开樽尽

关键词: 管家婆综合资